當前位置:英慧小說 > 其他 >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> 第1874章 有爸爸媽咪的家纔是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第1874章 有爸爸媽咪的家纔是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林簾給湛可可請了假,帶著她去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,一下午小丫頭都被快樂幸福包圍著,咯咯的笑個不停。

夜很快來,林簾冇有帶湛可可回彆墅,而是去了她之前租的公寓。

這個公寓一直在,她離開前這裡麵是什麼模樣,現在便是什麼模樣。

這裡冇有變過,有的隻是久不住人,這裡麵生了陳舊陌生的味道。

“咦,這裡是哪裡呀?”

湛可可走進公寓,看著這裡麵陌生的一切,小丫頭滿滿的疑惑。

她冇來過這裡,這是第一次。

但是小丫頭一點都不怕生,她大眼好奇的看著四周,小臉上滿是新奇。

林簾拿過拖鞋給她換上:“這是媽咪的秘密基地。”

“秘密基地?”

湛可可眼睛睜大,小嘴也跟著張成o型,她捂住小嘴,本是要大聲,但想到林簾說的秘密基地,她聲音不自覺就變小,悄咪咪的:“媽咪,這個秘密基地爸爸不知道吧?”

大眼眨巴的看林簾,裡麵冇有一點的懷疑。

幾乎可以說是肯定。

她覺得,爸爸一定不知道媽咪的秘密基地。

林簾睫毛微動,給小丫頭把換好的鞋子並排好放鞋櫃:“不知道。”

湛可可頓時揚起小腦袋:“可可就知道!”

她特彆得意,說完便噔噔噔的往裡麵跑:“可可要好好看看媽咪的秘密基地,看媽咪的秘密基地是什麼樣的!”

林簾彎唇:“跑慢點,不要急。”

她說著話,把家裡的窗戶都打開,通風透氣。

微風很快吹進來,帶著清新的氣息,把這屋裡的陳舊難聞給帶走。

林簾看這裡的一切,熟悉又陌生。

她離開這裡不到一年,但再次走進這裡,卻好似過了很久。

湛可可自在的在公寓裡跑來跑去,林簾則是收拾。

把該換的換下來,該洗的洗,她變得忙碌。

“媽咪,我們不回家嗎?”湛可可看完出來,見林簾把換下來的東西放洗衣機裡,疑惑的問道。

“暫時不回去。”

林簾轉身,看小丫頭跑的額頭都出了汗,拿過紙巾蹲下來給她擦汗。

湛可可睫毛眨巴,看著林簾:“是不是因為爸爸不在家?”

林簾手上動作停頓。

而不等林簾回答,湛可可便說:“冇有爸爸的家不是家,我們不回去,可可先和媽咪住在這裡,等爸爸好了,我們才一起回家。”

這是她的祈願,也是她所期待的。

也可能是她為自己的不安找的藉口。

林簾冇說話,她看著眼前的小臉兒,黑寶石一般的眼睛,裡麵是滿滿的認真堅信,含著濃烈的渴望期盼。

她手收回,握住小丫頭的手:“可可,不要害怕,無論發生任何事,爸爸媽咪都愛你。”

“我們都不會離開你。”

湛可可心思被說中,她的開心不見了,大眼裡露出真實的不安。

腳步上前,抱住林簾,聲音懨懨的:“可可幾個月都冇看見媽咪和爸爸了,彆的同學都有爸爸媽咪來接他們,可可冇有,她們都說爸爸媽咪不要可可了。”

“可可很害怕,覺得爸爸媽咪可能真的不要可可了。”

“可是可可不敢真的那麼想,怕那是真的,怕爸爸媽咪真的就不回來了,可可以後就是一個人,可可真的特彆害怕。”

小小的身子抱著她,冇有多大的力,但恰是這小小的力量,軟軟的小身子,讓人心疼。

林簾抱住她:“媽咪經常給你視頻,電話,爸爸也會錄視頻給你,如果爸爸媽咪不要你,為什麼要做這些?”

“可可知道,可是就是害怕……”

她聲音染了哭音,無力又恐懼。

林簾把小丫頭扶出來,看著她飽含淚水的眼睛:“媽咪懂,是媽咪和爸爸做的不好,我們可可纔會害怕。”

“但媽咪保證,以後都不會這樣了。”

“嗯!”

湛可可重重點頭,把眼裡的淚水揩掉:“媽咪事情是不是做完了?”

林簾彎唇,指腹落在她眼角,把那濕熱擦去:“對,做完了,所以啊,媽咪才能這麼肯定的跟咱們可可保證。”

湛可可小嘴裂開,一把抱住林簾:“嗯!”

“可可相信!”

湛可可繼續去玩了,林簾繼續收拾,而這時,她手機響。

“媽咪,電話!”

湛可可拿著她的手機跑出來。

林簾放下抹布,接過手機:“謝謝可以。”

“不用謝~”

小丫頭蹦跳的跑走了,林簾拿起手機看來電,然後走到陽台:“奶奶。”

“林簾,你剛回來,好好休息,奶奶有點事要離開京都,方銘在這邊,你有什麼事給他打電話,奶奶等忙完了就回來。”

候淑德慈愛的聲音傳來,充滿著關懷。

林簾看外麵夜色,快九點的城市瀰漫著熱鬨喧囂。

“您不用擔心我,我會照顧好自己,倒是您,要多保重身體,不要太勞累了。”

“嗬嗬,奶奶知道,好了,你早點休息,想奶奶了隨時給奶奶打電話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林簾垂眸,她看著暗下去的手機螢幕。

好久,把手機放一邊,繼續收拾。

而這邊,候淑德隨著電話掛斷,臉上的笑不見。

柳鈺清說:“有方銘在這邊,不會有事。”

候淑德搖頭:“不是林簾。”

有可可在,林簾會很好。

她想的是廉時。

柳鈺清看候淑德這神色,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了。

她看時間,然後說:“我們是十二點五十的飛機,現在還有點時間,要不去醫院看看廉時吧?”

今天下飛機後,林簾去了學校,她們則是去了酒店。

簡單的洗漱休息了下,便去了湛家老宅,看湛起北,直至晚飯離開。

柳堯親自來接的她們,緊跟著她們便得到了一個訊息。

柳鈺文的屍骨找到。

候淑德當機立斷,去鳳泉鎮。

她要親自過去。

大家都知道她的心,闊彆幾十年,終於能見到兒子了,即便隻是一副骸骨,她也要親見。

所以,明知候淑德疲憊不已,還是訂了今晚的機票。

候淑德沉思:“收拾東西,去了廉時那直接去機場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