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英慧小說 > 其他 > 心辰如月的相近詞 > 心辰如月第3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心辰如月的相近詞 心辰如月第3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等我醒來,我看見床上躺著的自己,臉上淚痕未乾。

我能看見我?

我慌得去探床榻上我的鼻息,卻發現自己手指粗糲。

我慌忙下床,跑到梳妝鏡前,卻看見鏡中徐子儀的一張臉。

……我和他換了魂?

我慌忙掐了掐自己的臉,不是夢。

不等我細細想,就聽見外麵紅玉責備綠珠的聲音:

怎麼還不叫夫人,今日十五是要早起請安的,你要讓那幫人瞧夫人的笑話?

老爺在裡頭,哪裡敢喊呢。

我忙搖醒徐子儀,看著自己這張臉的感覺頗為怪異:

夫君,快起來,老夫人那裡還要請安呢。

大約是覺得眼睛痠痛,徐子儀揉了揉眼睛,看到我頂著他的臉叫自己起床的時候,穩重如他,也差點跌下床。

我顧不上其他的,隻覺得冇給老夫人請安纔是第一大事,老夫人從我進門第一天就不喜歡我,那些嫂子們又言語刻薄,一年中也冇幾個安生日子。

這事不可驚動旁人。徐子儀先反應過來,前陣子京中才斬個妖言惑眾的妖道。

等我們適應了身體,不自在地走到東暖閣時,老夫人身邊已經是一屋子女眷候著了。

老夫人滿臉慈愛地看著我,令我有些不自在,隨後又斥責徐子儀:

你也是越發金貴了,昨日我聽丫鬟嚼舌根呢,說昨晚夫人發了好大脾氣,掀了桌子。

徐子儀頂著我的一張臉,不知道如何應對,隻悶不吭聲低著頭。

這種旁觀的感覺很微妙,像神魂出竅。

我想幫他說兩句,老夫人就慈愛地拉過我坐在她身旁,摩挲著我的手:

叫娘好生看看。

這種慈愛的表情我從未見過,從前未過門時我就見慣了她瞧不上我,冷嘲熱諷我配不上她兒子,我自知出身卑微,又敬她是徐子儀的母親,所以一直忍氣吞聲。

娘,昨日是兒子失手打翻了桌子,瓊月她哪來這麼大力氣呢,昨日瓊月也辛苦了……

伺候夫君,可不是女人份內之事,哪來什麼辛苦。周姨娘挺著肚子,語氣不冷不熱。

徐家兩個兒子,徐子儀的大哥秋日墜馬驚厥而死,留下四歲大的孩子徐修遠,周姨娘肚子裡的遺腹子和幾房難纏的姨娘。

周姨娘叫周如玉,出身自江南一個式微的世族,當初徐子儀的大哥打馬過江南,一眼瞧見了當壚賣酒的她,一截皓腕,眼下一粒風情萬種的胭脂痣,冇幾日便一乘小轎抬進了門。

她從前性子豪爽,與我交好,後來老夫人把管家的事情交到了我的手裡,後宅瑣事讓我們漸漸離了心,她幾番調唆老夫人,不是說我的出身,便是說我不爭氣的肚子,其實都盯著我那串管家的鑰匙。

周如玉盼著管家大權。

徐子儀尷尬地站在那裡,我猶豫著要不要替他解圍時,外頭響起了清脆的笑聲。

誰在外頭笑呢?老夫人問。

是猴兒姑娘和小少爺放風箏呢!丫鬟們捂著嘴笑。

扶我出去瞧瞧。

外頭冬日的陽光好,小侄子笑得開心,追在萱夢姑娘身後,吵著要自己放風箏。

跑著跑著,他一抬眼瞧見頂著我的臉的徐子儀,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哭喊道:

我不要嬸嬸,她壞,她打我!

莊姨娘見機,忙不迭攬他進懷裡,心肝肉兒地哄。

莊姨娘無子嗣傍身,恨不能把修遠搶到自己房中養,每回修遠唸書,她不是送點吃的,就是調唆修遠出去玩:

你說到底是冇當過孃的人,哪裡知道什麼輕重,倘若一時逼他讀書逼得急了,把身子弄壞了,可怎麼好?

這個年齡的小孩子就該玩呢,讀書都讀成傻子了!那位萱夢姑娘也開了口,這叫釋放天性!

老夫人果然冷冷地看了一眼徐子儀:

你若是不辜負他死去的孃親,當真好好教導,我便謝謝神佛了,若是你自己生不出孩子,便把氣撒到修遠身上,我勸你死了這條心!

眾人忙去哄,徐子儀冷冷看了我一眼,我心裡湧上一絲苦澀。

修遠他母親生他時難產而死,在病床上將這個孩子托付給了我:

我們家的男人,榮華功名都是馬背上掙來的,如今世道好了,我隻盼他讀書,掙個功名……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