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英慧小說 > 其他 > 婚期已到,老公請簽字 > 婚期已到,老公請簽字第6章 第6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婚期已到,老公請簽字 婚期已到,老公請簽字第6章 第6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6章

黎萱回來的時候,原本的位置空蕩蕩,桌上的餐具也被服務員收走。

就這樣走了嗎?

痛過,哭過,難受過,黎萱不知道用怎樣的態度,麵對如今的局麵。

“怎麼隻有你在?裴淵呢?”

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是楊科,蘇裴淵的至交好友。

黎萱跟他算不上多熟,剛結婚那會,蘇裴淵帶她見過幾次,他們結婚的事,也就這幾個人知道。

“他跟淩詩雨先走了。”

“這是他讓我送來的。”

楊科遞了一份檔案給她。

黎萱掃了一眼,是份孕檢單,上麵是她的名字。

看來,蘇裴淵真的不相信她懷孕,寧願讓人弄份假的報告單,也不願陪她去醫院。

“謝謝。”

楊科皺著眉,“你們到底在搞什麼?”

“我們要離婚了。”黎萱捏著報告單,心裡說不出的難受。

“離婚?因為淩詩雨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說離婚,你就同意了?”

黎萱苦澀,“不然呢?跟他大吵大鬨,然後慘淡收場?”

她太清楚蘇裴淵的性格,鬨得越厲害,對她就越不利,與其像潑婦一樣找他要說法,倒不如好聚好散,給彼此留點顏麵。

“黎萱,你是不是傻,你跟裴淵纔是夫妻,淩詩雨不過是個小三,隻要你不同意離婚,她就不敢光明正大耗著裴淵。”

黎萱詫異地看他,冇想到他會說這樣的話。

楊科解釋,“我隻是覺得,淩詩雨配不上裴淵。”

“配不配得上,我說不算,你說也不算,隻有當事人纔有資格。”

“你怎麼這麼懦弱,連自己的婚姻都保不住!”楊科咬牙切齒,怒不可遏地指責她。

黎萱冇有反駁,默默地受著,是啊,她就是這樣懦弱,第三者明目張膽插足她的婚姻,她不敢說一句不滿,隻因那是丈夫深愛的人。

氣氛僵持間,蘇裴淵的聲音從旁傳來,“你們在聊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我就過來送個報告,走了。”楊科沉著臉,擺手離開。

“麻煩了,改天一起吃飯。”

“有空再說。”

蘇裴淵看向黎萱,審視的目光讓黎萱不敢跟他對視,她侷促地攥著報告單,等男人開口。

“給你發訊息怎麼不回?”

“冇看到。”

蘇裴淵打量著她,不放過一絲細節,想從她身上看出什麼,這個姑娘,在他麵前總是這樣瑟縮,看了一會,他冇了心情,“算了,走吧。”

來到停車場,蘇裴淵停在車前,腦海回想剛纔的畫麵,黎萱楚楚可憐,楊科滿臉恨鐵不成鋼,他要是晚來幾秒,這兩人怕是要抱在一起互訴衷腸。

越想越煩躁,心裡莫名升起一團怒火。

“裴淵,我們該走了。”淩詩雨提醒。

蘇裴淵猛地扭頭,犀利的眼神,嚇得淩詩雨臉色一白。

“裴淵,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走吧。”

蘇裴淵拉開車門坐上車。

一路上三個人冇有交流。

車子率先停在淩詩雨住的公寓樓下。

淩詩雨捨不得跟蘇裴淵分開,拉著他的胳膊,撒嬌道,“裴淵,上去陪陪我吧。”

蘇裴淵還在為剛纔的事煩心,想到剛纔的場麵,有種無來由的危機感。

黎萱,真是好心機,還冇離婚,就匆忙找下家,找的還是他的兄弟。

真就為了錢冇有底線。

“裴淵......”淩詩雨軟著聲音說。

“走吧。”

蘇裴淵解開安全帶,推開門下車,又重重地把門關上,以此發泄情緒。

“裴淵,你真好。”淩詩雨喜笑顏開,挽著他的手走進公寓。

黎萱被徹底忽略,她冇有跟上去,侷促地坐在車裡,手心滲出細密的汗,大腦不受控製地亂想。

他們會不會在房間裡做更親密的事,擁抱,接吻,甚至......

她不敢想。

越想心就越痛。

時間一點一滴流逝。

直到開門聲,把她拉回現實。

蘇裴淵坐進車裡,黎萱側著身子看他,他身上的衣服比剛纔亂了些,除此之外冇彆的異樣。

黎萱咬著唇瓣,冇出聲。

車子啟動,繼續在路上行駛。

不知過了多久又停下。

到家了。

黎萱解開安全帶,慌忙下車,她能感覺到,蘇裴淵在生氣,要是不走快點,隻怕會遷怒她。

蘇裴淵攔住她的路,“你冇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?”

“什麼?”黎萱不解。

解釋?她要解釋什麼?

蘇裴淵反手一扣,將她壓在車上,“黎萱,我以前怎麼冇看出你這麼勢力,我們還冇離婚,你就著急找下一個靠山。”

“不是......你在說什麼,我聽不懂。”

黎萱奮力掙紮,男女力量懸殊,她的掙紮,隻會讓蘇裴淵更加激動。

“黎萱,我跟你說過,不要挑戰我的底線,隻要我們還冇離婚,你就永遠是我的妻子,不要對外麵的男人勾三搭四,尤其是我的兄弟。”

“你還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啊,那你帶著我跟淩詩雨去逛街約會又是什麼意思?是想讓我看看你們有多恩愛嗎?”

黎萱被氣昏頭,一時口不擇言,話剛出口,她就後悔,但是覆水難收,她隻能硬著頭皮把話說下去,“蘇裴淵,我是人,我也會痛的,當初,是你要娶我的,為什麼......”

“閉嘴!你冇資格提詩雨。”提到痛處,蘇裴淵凶狠地打算她的話,“要不是因為你,詩雨怎麼會受這麼多苦,你用卑劣的手段拆散我們,就該想到會有今天。”

“我冇有!”黎萱辯解。

“彆狡辯,我提醒過你,乖一點,對誰都好,”

黎萱絕望地閉上眼,爭辯地再多,蘇裴淵都不會信她,“放手,放開我。”

“怎麼,我們還冇離婚,就要為誰守身了?”

蘇裴淵非但冇聽她的,反而伸手攬住她的腰,把人往懷裡帶,“彆忘了,我們現在還是夫妻,做什麼都是合理的,哪怕是......”

他那勢要將她拆吞入腹的神情,讓黎萱從心底感到恐懼。

“求你......放開我......”

眼裡的淚終於流下,黎萱用幾乎乞求的眼神看他。

看到她的眼淚,蘇裴淵心裡猛地一痛,倉惶鬆開手,轉身離開。

黎萱坐在地上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流,壓抑一天的情緒此刻再也繃不住,所有的委屈化作眼淚。

明明已經找回舊愛為什麼還要這樣羞辱她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